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异端裁决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异端裁决
牢房总是不会让人有什麽好印象,尤其是这个专门关押着极端重型犯的巴士底狱地下暗牢,一个隐藏在巴士底狱之下的囚牢。  一股潮湿与腐败的气味在整个牢房内弥漫着,身在其中不时还能够听到一阵阵痛苦的哀嚎与呻吟,似乎仅仅只是呼吸一下这裏的空气都是莫大的惩戒。  而就是这个关押着各种穷兇极恶犯人的牢房深处,一间被厚重铁门紧锁着,只有两扇气窗勉强能照进微弱光线的单间内,却锁着一个诡异的女人。  这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此刻全身赤裸着,雪白的肌肤上隐约残留着些许汙渍与血迹,一股淡淡的异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似乎将这个牢房内的那种腐败潮湿气息都沖淡了不少。  六个鏽迹斑斑的环形卡扣,将女人的双手、双脚与那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粉颈用一种及其淫蕩的姿势,四肢大开着,固定了在大字型的木架子上。  让女人那纤细柔嫩的玉臂,修长匀称的双腿,以及那带着无比夸张曲线的身材彻底展示了出来;也让女人那本就过分白皙宛如带着某种病态苍白的肌肤,被衬托出一种越发凄美的苍凉感。  两条从屋顶垂下来的锁链被係在了女人那硕大双乳那乳头上的金属环上,将女人那对夸张到似乎比手臂还要长的巨乳直直的朝前拉伸着,展现出了一种放蕩的淫糜妖冶。  长长银灰色头发因爲女人后仰着的头颅随意的垂在脑后,又被后面的木架子分割成了左右两半,宛如一条被竖直劈开的河流一般。  纤细的柳眉下双眼半开半闭中隐约露出两点猩红,让人感觉无比的妖异,可是那有些苍白干澡的嘴唇勾勒出的一丝弧度,却又让女人那同样苍白的脸上显出了一种凄迷哀婉的妩媚,似乎牵动着男人最深的怜惜,却又同时挑逗着男人内心最狂野的暴虐。  这个女人今年近三十岁,但是看上去却似乎只有二十左右岁的女人,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伤害过什麽人,也没有做过大恶,之所以被关在这个只有十恶不赦的重刑犯才会被关押的监狱,甚至在这个监狱中都被固定在木架上没有任何自由,原因只有一个,因爲她名叫艾琳?  瑟莲娜,因爲她信仰着一个可以赋予信徒快速再生与将痛苦部分转化爲性快感能力的异端邪神,更因爲她的姓氏中都带着对于正统神灵的亵渎。  在这个由各个信仰着神灵的宗教代替他们心中的神灵统治着万民执掌最高权柄的世界,异端信仰本身就是大罪,十恶不赦的大罪,甚至远超于杀人放火烧杀抢掠。  因爲亘古流传的几大宗教的神约上第一页都有记载:神爱一切生灵,以宽恕之心赦免子民一切罪恶,唯忤逆者当以最极端刑罚,淩虐诛灭以警世人,残虐异端者有奖无罚,同情者与忤逆者同罪。  这一条,是所有神灵,所有宗教,唯一的共同默契,不容丝毫僭越的铁律。  「踏……踏……踏……」  一阵沈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渐渐地靠近这个禁锢着艾琳的牢房,被固定在木架上的艾琳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几下。  又要被折磨了吗或许死亡才是解脱,可是自杀对于她那个会赋予信徒极强再生能力的神灵来说是决不可饶恕的罪孽,也是她母亲死前唯一要求她不可以做的事,所以她尽管害怕,尽管无数次都感觉无法再忍受却还在坚持着,因爲那是她的神她的母亲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  终于脚步声停了,似乎过去了很久似乎只是一瞬间,就在艾琳内心无比紧张与恐惧的心情下,监狱的门被缓缓地推开了。  艾琳带着紧张的情绪缓缓睁开眼睛,一瞬间露出了那双不知道是先天如此还是后天发生了某种异变而完全血红的眼睛,让艾琳看上去显得越发邪异妖媚。  同时,这双血红色的眼睛也看清了前面的来人,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中年人中等身高,微微有些消瘦的身材被一件长长的黑色牧师长袍遮盖着,向上看去中年男人五官方正皮肤微黑没有胡须,看上去显得就像一个和蔼中带着些许威严的邻家大叔一样。  可是那似乎应该是正直慈祥的眼睛,此时却用着一种毫不掩饰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对面的艾琳,看着艾琳那妖异邪魅的面容,看着艾琳那带着夸张般巨大的双乳,看着艾琳那下身不知道已经被侵犯了多少次可是在每一次侵犯后不久依然会恢複粉红色的淫穴。  那呼吸渐渐随着这双眼睛的注视而慢慢变得粗重了起来,双眼中也开始升腾起了邪淫的欲望。  「异端堕落渎神者……艾琳,我是正义判罚之神在此地的代言人,克洛斯神殿的大祭司,今天我来代替神灵赋予你罪恶的肉身与灵魂以惩罚。」  「唔。」  艾琳听到大祭司的话口中发出一声低吟,圣骑士也好,大牧师也好,还有这次面对的大祭司也好,当她被以渎神的罪名被逮捕后,在死亡之前要面对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折磨,不管是真的因爲信仰神灵还是仅仅出于自己变态的私欲,没有任何人会怜悯她,因爲怜悯渎神者,也会受到神的处罚,而她更是因爲有着变态的自我修複能力会受到更多的淫虐。  眼中闪过深深地恐惧,在大祭司将那些束缚爲她摘除后,她浑身瘫软在了地上。  「下贱的畜生,给我爬到赎罪大厅去,在那裏你要用你这一身烂肉取悦吾主所有的信奉者,来减弱你你身体与灵魂的罪孽。」  近距离的靠近艾琳,呼吸着艾琳身上散发的气味,大祭司眼中的淫欲越发暴躁擡起脚在艾琳同样有着高高隆起的诱人翘臀上重重的踩了一下,然后抽出自己的腰带猛的对着艾琳光洁的后背就是两鞭子,两道紫红色的印记顿时在艾琳后背上交叉着打出了一个大大的叉子,让艾琳那本就过分苍白的肌肤看上去越发凄惨。  「嗯……嗯……这就爬,畜生这就爬。」  感受到后背的剧痛,艾琳浑身都不由得轻轻抖动,双眼闪过一抹深深地畏惧,连忙四肢着地向前爬行。  同时那饱满的翘臀还故意加大扭动的幅度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淫蕩,一对无比巨大的乳房上两个殷红如同梅花般诱人的乳头更是在她向前爬行时随着巨乳的摇曳而在地上轻轻的摩擦着,带给她一种说不出痛苦还是愉悦的异样感受。  做这一切自然都是爲了取悦面前这个男人,以期望自己被惩罚虐待时可以稍微轻一些,尽管似乎从来没有起到过丝毫的效果。  至于逃跑她自从被抓捕并在押运的路上看到几个同伴被用最残忍的手段玩弄折磨七天七夜后彻底碎尸成肉沫,那凄厉的哀嚎甚至让厉鬼都颤抖后便完全绝了心思。  现在的她,除了那种快速再生能力,以及当痛苦达到一定程度后会在她情绪影响下变成性快感的能力外,她的身体根本连个普通女人都不如,从这裏逃跑毫无希望,而逃跑失败后的惩罚,是她绝对不想面对的。  「畜生,快点磨磨蹭蹭的,想死是吗?」  呼吸着艾琳身上那随着身体移动似乎越来越浓郁的气息,大祭司本就充满了淫欲与暴虐的内心中,随着欲火升腾灼烧着身体每一个细胞,暴虐情绪也越发旺盛,手中的皮带一次次重重的抽在了正在淫蕩的向前爬行的艾琳光洁平滑的后背带着丰满隆起的翘臀,修长而匀称的双腿,还有那随着身体摇曳而夸张的摆动出淫蕩弧度的巨大乳房上,甚至那在移动间偶尔暴露出来的粉嫩淫穴口。  而随着大祭司的抽打,一道道紫红色的鞭痕也淩乱的烙印在了她过分苍白以至于看不出血色的肌肤上,并且渐渐地宛如勾勒出副祭祀淫欲邪神的诡异图腾。  「啊……啊……嗯……啊……」  一声声婉转起伏的呻吟声也慢慢的不断在艾琳口中发出,似乎每一次抽打都在让她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只是如果认真观察就会发现,就在那随着大祭司不断抽打而增多的鞭痕中,那些之前抽打的鞭痕又在不断地变淡减弱,落在普通人身上可能五六天才会消失的狰狞鞭痕,在艾琳的背上赫然只需要三十几秒就会快速变淡,然后在不超过两分锺的时间内完全消失无蹤,而艾琳那痛苦的呻吟声中随着大祭司的鞭打也慢慢的多了几分愉悦的感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更是因爲情欲觉醒而慢慢的变得更加妖豔。  「真是个天生就该被我们这些高贵的信徒淩虐,作爲最下贱的妓女肉玩具取悦我们这些对主忠诚信徒。」  大祭司对于艾琳的这种情况丝毫不意外,只是继续驱赶着艾琳像牲畜一样在幽暗潮湿散发着一股酸腐气味的暗牢中,继续一路向前继续爬行着,手上的皮带不断宛如雨点般随意的抽打在艾琳的身上。  足足六七分锺后,艾琳终于被大祭司像牲畜一样驱赶进了赎罪大厅。  相比于暗牢其他的地方,这个宽敞的大厅中没有了那种浓烈的潮湿酸腐味道,但是却多了一种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就连周围的墙壁与地面上都带着带着一片片斑驳的血迹,整个屋子的墙壁与几个铁架子上也摆满了各种各样夸张甚至诡异的刑具,让着本就有些幽暗的大厅显得越发隐私呢可怖。  可是就在这样一个大厅内此时却围着几十个身穿着祭祀长袍的男人,他们都是来参与这场针对艾琳折摧残的盛会的,在这裏面对一个渎神者,他们甚至不需要去掩饰自己的真面目,不需要害怕自己心中的变态暴虐被其他人发觉而影响到素来面对信徒与百姓时的那种悲悯与虔诚,一个个眼中带着兴奋而炙热的淫欲。  同时子几个角落中不断地有水声响起,纵目望去可以看到一个个粗细不同造型诡异的触手不断地在舞动着,似乎也在渴望这场盛会早点开始。  「啪」皮带又一次重重的抽在艾琳那在爬行间暴露出的淫穴上,让艾琳发出一声越发高亢的叫声,然后快速的爬到了这个屋子中那个被几条绳索圈起来的空间中。  而大祭司也直接将身上的长袍还有裏面那宽松的内衣脱了下去甩在一边,游戏正式开始了。  不等艾琳爬到空地正中间,屋子周围几个巨大水池中的触手怪便猛的探出四条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触手,这些飞快的穿过了人群穿过人群的缝隙,一下子便如同藤蔓一般紧紧地缠绕在了艾琳纤细的手臂与那修长匀称的大腿上。  「啊……」随着四条触手发力,艾琳那性感的身躯顷刻间被淩空拉扯了起来,骤然受到袭击的艾琳感受到四肢上突然传来的紧緻束缚感,还有触手上不断溢出的那无比粘腻,又带着一种宛如男人精液腥臊味的半透明粘液,虽然早有预感自己会被淩虐依然下意识的发出一声低呼。  不过紧跟着,身子悬在半空的艾琳,那因爲一双赤红的眼睛而显得妖异的面容猛高高擡起来,有些苍白的嘴唇再次张大,在那声惊呼还没有彻底消失前,便换成了一声更加高亢的痛呼,那被触手束缚着的身体都不断轻微的抖动着。  赫然是大祭司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双腿站在四肢大开的艾琳那修长匀称又带着紧緻弹性的双腿之间,那条二十五公分以上的粗大鸡巴前端暗红色的龟头抵在了艾琳那光洁无毛被淩虐很多次依然紧緻,只是因爲刚才抽了一鞭子而充血变得深红的淫穴上,然后探出了两只刚刚套上铁刺手套的双手用力的握住了艾琳一对巨大的乳房,让上面一根根密密麻麻的近五毫米的长铁刺硬生生刺入了艾琳的双乳之间。  「骚屄贱货,好好体验你的赎罪之路,忏悔你亵渎神灵罪孽吧。」  大祭司那双充斥着惊人淫欲与被艾琳身上气息刺激出的暴虐的双眼望着眼前的身体剧烈扭动的艾琳,双手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反而越发粗暴的肆意在艾琳那双似乎从天空倒垂下来的仙山一般的惊人豪乳上蹂躏着。  同时腰身一挺,那条粗大狰狞的鸡巴便直接肏进了艾琳虽然因爲之前鞭打而微微湿润但是依然无比紧窄的淫穴内,宛如一只狂野的猛兽一样破开了层层的阻碍瞬间便撞击在了艾琳那淫穴最深处宛如花蕊的宫颈上。  「啊……好痛……」  又一声高亢的呻吟声从艾琳的口中发出,艾琳的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那被触手束缚着的身体都因爲着突然的剧痛而爆发出一股巨力让身子弓了起来。  被大祭司鸡巴粗鲁的插入而在裏面出现几处撕裂的淫穴中,一滴滴鲜血混合着淫水溢出来,让那淫水都染上了一层越发淫糜的绯红色,却也散发出一种越发刺激男人内心深处最暴虐的欲望。  只是突然爆发出一股巨力的艾琳,转瞬间便再次被那四条粗壮有力的触手再次拉扯着四肢大开摆出一副任人淩虐的淫蕩姿态,而那被艾琳那混合着鲜血的淫液刺激的欲望更加强烈的男人内心的暴虐与欲火却不能减弱。  两个靠近艾琳的长袍祭祀飞快的将自身身上祭祀长袍脱下来,然后沖到了艾琳的近前,然后两人一左一右按住了艾琳的头,竟然同时将自己那腥臭的鸡巴往艾琳的嘴裏送。  一时间在那被大祭司粗鲁的揉捏着一对巨大乳房以及一次次粗鲁的淫穴中抽插的动作下,感觉自己无比痛苦的艾琳又感到一种腥臭味直沖脑海,让她几欲作呕。  只是即使在这剧痛中,艾琳也知道她不能拒绝甚至哪怕是剧痛也不能不小心弄伤对方丝毫,否则等待她的绝对是无法想象的他痛苦折磨与最后的残忍虐杀。  于是,艾琳那无比痛苦的脸上勉强挤出淫蕩谄媚的笑容卖力的用自己发白的双唇包裹着自己那皓白整齐的牙齿一次次努力的吞吐着面前两条腥臭的鸡巴,一条粉嫩的舌头宛如小蛇一般在二人鸡巴上摩擦缠绕着。  「这骚屄畜生的烂屄好紧,比我们之前玩废的那个烂货肏着舒服。」  大祭司口中说着,同时一边继续用一次次用自己粗大的鸡巴重重的在艾琳的淫穴内抽插着,一次次将那龟头狠狠地砸在艾琳的子宫口,甚至几次整个贯穿子宫口感受着那无比紧窄的包裹与束缚。  ;一边开始用那带着铁刺手套的双手用力的握住艾琳那一对巨大乳房的前端,然后将两根包裹着铁刺的食指一点点挤开艾琳已经被开发的乳孔,缓慢而坚定的朝着裏面插进去。  「这张狗嘴也是极品。」  两祭祀眼中带着炙热的淫欲,也跟着大声说道,同时在不断地用那腥臭的鸡巴粗鲁的肏着艾琳的嘴的时候,还毫不客气的一下下用剩下的那只手抽打着艾琳的两张脸,似乎丝毫不在意艾琳可能会咬伤他们的鸡巴。  因爲他们相信艾琳没有那个够胆敢做这种事,这是他们无数次淩虐那些渎神者后带来的自信;也因爲他们已经在自己的鸡巴上同样增加了柔性护盾,让鸡巴可以感受轻度的刺激与压力,但是一旦压迫力达到一定程度,护盾便会被激发让两条鸡巴外面如同包裹一层金属铠甲一样,以艾琳现在的情况根本伤不了他们。  「啪……啪……啪……」  一阵阵更加响亮的抽打声在屋中响起,那几个触手这时也迫不及待的又伸出五六条末端是手指粗鞭子形状的触手在艾琳再次恢複光洁的后背,高高隆起的翘臀以及那一对尺寸无比夸张雄伟的巨乳上抽打着,每一次抽打都会让艾琳的身上多出一道深紫色的鞭痕,同时那触手抽打艾琳时留下的粘液赫然还具有一种腐蚀性,不断地灼烧腐蚀着艾琳的皮肤。  「唔……唔……唔……」  承受着如此剧烈几乎让人痛不欲生的痛苦,艾琳的表情不断地扭曲着,那努力的吞吐着鸡巴,甚至不时会让某条鸡巴贯穿她紧窄喉咙刺入食道内的口中,不断地发出压抑的呻吟与低吼。  不过这时候的艾琳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痛苦了,那被她信仰的邪神赋予的另一种能力在这种折磨下终于开始开始觉醒。  以至于那深入骨髓的剧痛,让她在浑身颤抖中不断地溢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却也让她那体内的欲望渐渐地升腾着并且开始朝着全身每一寸肌肤与骨骼蔓延着,并感受到一种越发强烈的快感随着痛苦如同潮水般不断涌入自己的脑海沖刷着自己的神经。  使得艾琳在对于这种痛苦深深畏惧的同时,又因爲那下身淫穴的空虚骚痒,与随着痛苦而不断涌起的巨大快感,而在内心中开始渐渐对于痛苦有了某种期待,一双赤红色的眼睛都因爲这种变态的快感而显得越发邪异妖媚。  一粗一细两条深褐色的触手这时候也已经蔓延到了艾琳的身下,其中那条细的触手只有筷子粗细,浑身布满了一个个颗粒状的凸起,而那条粗的触手则像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球彼此串联的大号拉珠一样,小的只有大枣大小,大的却足足有婴儿拳头大。  正在肏着艾琳的大祭司一边继续用自己那粗大的鸡巴一次次在艾琳那已经自在被肏的过程中恢複了粉红色的湿润淫穴中抽插着,一边继续用手指往艾琳的乳孔内抽插搅动着,一边不时拿过旁边的一根根十来公的细长钢釺,眼中带着一种深深地暴虐随意的在艾琳后背小腹上划动,然后突然刺入那双巨大的乳房。  「唔……唔……唔……」  在这种越发粗暴残忍的折磨下,艾琳感受到越来越强烈的痛苦,但也同时感到越来越巨大的快感,痛苦与快感不断地交错中,渐渐地似乎打破了某种屏障,只在一瞬间艾琳那种畏惧与慌乱彻底消失,一种越发淫蕩妖媚的表情浮现在了艾琳的脸上。  身躯看似依然在几条触手的束缚下有限度的扭动着身体努力的挣扎着,可是相比于之前的躲闪却分明多了几分淫蕩的迎合与挑逗,脸上依然带着不断扭曲的脸让人无法分清她到底在承受着剧痛还是在感受着一种极乐,可是却分明能够从她那更加卖力更加熟练地吞吐舔舐着两个男人那腥臭鸡巴的动作,看出她那发自内心的亢奋与狂热欲望。  突然那一粗一细的两条深褐色的触手前端擡起来颤了颤,然后便猛的弹射而起,用一种常人无法反应的速度飞快的分别插入到了艾琳的尿道与后庭肛门内。  与此同时又有两条触手蔓延了过来,触手末端那巴掌大小上面布满肉刺的肉片分别贴在了艾琳的后背与小腹上。  一时间感受着那紧窄没有什麽弹性的尿道与后庭肛门传来惊人的胀满感的艾琳,又感觉到无数的触须从小腹与后背的肉片上快速的生长延伸,顺着她身上的那一道道伤口钻入她的体内,然后在她的皮肤下蔓延,让她的肉皮一点点的与身体分开。  「啊……不……不……啊……」  在这种距烈的刺激下,艾琳浑身猛的剧烈颤抖,大股大股的汗珠不断地从身体内挤出来,整个人就宛如刚从水裏捞出来的一样,脸上的表情也猛的变得无比狰狞,最后一刻的理智让她剧烈摇头甩开那肏着她嘴的两根鸡巴,然后发出凄厉不似人声的哀嚎,那满头的银灰色长发也随着她摇头而肆意的狂舞着。  周围看着的男人看着艾琳这样丝毫没有平时面对那些信徒礼拜时的悲悯反而跟着发出一声声兴奋地吼声与喝骂声,有的甚至已经掏出来自己的鸡巴开始自慰。  「肏,你这个下贱的畜生,乱吼什麽,继续给我口。」  还在肏着艾琳嘴的一个男人不满的伸出手用力的一按艾琳的头,再次把鸡巴肏入嘴裏,那粗鲁的动作甚至直接让那条二十公分以上的鸡巴贯穿了艾琳的咽喉深深插入食道内,在艾琳修长的粉颈上都挤出一个明显的凸起。  「唔……唔……唔……」  剧痛之后那随之而来的剧烈快感也不断地沖刷着艾琳的身体,让艾琳苍白的皮肤都泛起了淡淡的绯红色,之前还因爲痛苦而紧绷着的身体发出更加剧烈的颤抖,一股股淫水不断地从那被大祭司肏着的淫穴深处喷发而出,赫然达到了一次高潮,口中不断地发出一声声压抑的低吼越发兴奋地吞吐舔舐着那肏入嘴裏的腥臭鸡巴。  大祭司毕竟地位更高在神灵的洗礼下身体素质也更加强悍,仍然一边不断地用钢釺,用烙铁在艾琳那一对巨大宛如倒垂的圣山的双乳上肆虐着,一边一次次用自己的鸡巴粗鲁的在艾琳的淫穴中抽插着,一次次破开那淫穴中层层叠叠的软肉与子宫口的阻碍,重重的撞击着艾琳的子宫壁,让艾琳的小腹都不断地出现夸张的隆起。  而那两个肏着艾琳骚嘴经验并不丰富的祭祀却在这种刺激下猛地伸手握住自己那一颤一颤的鸡巴,一股股精液从两条鸡巴上射在艾琳的脸上,而那在无比的剧痛以及随之而来的惊人快感沖击下意识已经有些迷乱,神情显得无比淫蕩鬼魅的艾琳在本能的驱使下,惊人兴奋地主动舔舐着那流到了嘴边的精液,还不断地大口吞咽着。  两个祭祀刚刚射完精后不等又更多反应,已经又有二十几个个祭祀与骑士打扮的人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沖了上来。  其中大部分人才一上来便握住自己的鸡巴将那早就在自己撸管下忍耐不住要射出来的精液喷射在了艾琳那沾满精液的脸上,肆意舞动的银灰色头发上,还有那因爲不在被虐打竟然渐渐恢複了之前苍白光洁的后背上。  剩下的几个人赫然围住了艾琳,有的轮流肏着艾琳的嘴,有的将自己那涨硬的鸡巴在艾琳白嫩小巧的手上,精緻宛如艺术品的玉足上,还有那腋下、颈部、翘臀,腿弯等一处处暴露的部位粗鲁的摩擦着。  这一刻的艾琳俨然就是一个活体的性爱玩具,不,或许这样的比喻并不恰当,因爲她身体超强的自愈能力让她可以在承受更大伤害而不虞被彻底损毁;因爲她的体香她的汗液血液中都包含着可以刺激人们负面情绪宣洩的能力,所以这些人对她的摧残更加暴虐兇残毫无底线,没有刻意的要去杀死她,但是如果她真的意外死了那麽想来最多也只是让这些人遗憾失去了一个肉玩具,一个发洩的沙包。  「哦……好爽……他妈的……肏着这种烂货好舒服。」  大祭司继续粗鲁的似乎每一下都要用尽自己的力气一样狠狠地在艾琳的淫穴内肏着,让人很难相信一个看上去消瘦的中年人怎麽会有如此惊人耐力与爆发力。  那带着铁刺手套的双手,却已经离开了艾琳的那一对被蹂躏的鲜血淋漓的豪乳。  在惊人的自我修複能力下,那些伤口迅速的止血愈合,甚至似乎因爲艾琳的情欲爆发而导緻了她身体自愈能力也大幅度提升着,以至于那些伤口赫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就好像有人在用橡皮擦一点点擦掉了白闆上的炭墨痕迹。  只是伤口愈合了,那溢出的血液却没有消失,它们点点残留在艾琳的身上,与那苍白的肌肤彼此辉映着就宛如在一块苍白的墙壁上用鲜血绘成的通往深渊魔域的淫堕图腾。  每一点痕迹,每一丝气息都带着深深地诱惑,让那些感知到它们存在的人内心本就积压的暴虐欲望再次升级。  「啊……好痛……好爽……玩我……尽情的玩烂我吧……啊……」  在那一阵阵剧痛与伴随着剧痛而升起的强烈快感下,分明已经如同变化了一个人格的艾琳那银灰色的发丝,纵然无风依然肆意淩乱的张扬着,宛如已经撕开了她内心的暴虐欲火,在每个人身上心裏都在放纵的灼烧着。  而在这欲火与暴虐灼烧中每一个人,也越发粗鲁野蛮的在艾琳身上侵犯着。  一柄婴儿拳头大小上面布满了一个个颗粒状凸起的碎骨锤就在大祭司双手离开艾琳乳房的那一刻被抓在了手上。  「咔……啊……」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伴随着还在淫浪的大声呻吟的艾琳那骤然凄厉不似人声的惨嚎几乎同时响起。这一刻大祭司一边肏着艾琳的淫穴,一边已经用了宗教裁判所的碎骨锤敲碎了艾琳的左手掌骨。  而且碎骨锤那属于神灵赋予的特性,让它在不需要太大力量的前提下就可以震碎撞击点周围骨骼外,还赋予了一种灼烧骨髓大幅度强化痛苦的特性,让艾琳即使正在承受剥皮酷刑下依然感觉到手掌上的无尽痛苦,眼中一黑似乎要晕过去。  可是她心中的神赋予她对于痛苦的超强忍耐力以及在那痛苦中保持清醒的能力,却又让她无法通过昏迷与对痛苦的麻木来躲避这一切,只能去承受去面对,然后去迎接剧痛后那宛如滔天的快感,而就在艾琳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她那已经産生受虐倾向的第二人格越来越享受着这种极端的折磨,甚至已经开始侵蚀她那爲了逃避痛苦而隐藏起来的第一人格。  大祭司自然不会想这麽多,在他的心中面前的女人只是一个连畜生都不如的渎神着,赋予她无尽的痛苦折磨让她忏悔对于主的不敬,那是在向主展示自己的忠诚,而在这个过程中顺便发洩自己压抑的暴虐与积攒的黑暗欲望无非是废物利用而已,主不会因爲他通过一个废物来调整自己的心情,自己飞快提高的地位就是最好的证明。  于是,在感受到艾琳因爲剧痛而使得淫穴骤然紧缩,带给他比爲那些蒙昧的信徒进行破处洗礼,让她们感受到更加亲近神灵时还要强烈的快感后,大祭司那亢奋狂野的表情一时间似乎更加癫狂暴虐,一边一次次更加粗野的重重在艾琳的淫穴中肏着,一边右手一次次疯狂的抡起碎骨锤,砸在艾琳的手掌、手臂、肩胛、肋骨、脊椎上轻易地敲碎艾琳一块块骨头,让艾琳身体都在一阵阵凄厉的哀嚎与淫穴内不断因爲情欲而倾泻大量淫水的情况下,呈现出不正常的瘫软扭曲。  「哦……肏……肏死你……肏……啊……」  大祭司口中呐喊着更加快速的逆着艾琳淫穴中不断喷涌的淫水,听着艾琳那因爲一次次哀嚎已经沙哑撕裂的吼声,突然动作猛的一滞,然后那条硕大狰狞的鸡巴顶在了艾琳的子宫内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喷涌而出,也让承受着巨大折磨的艾琳浑身再次颤抖又一次达到高潮。  接着,射精后的大祭司似乎宝刀未老,那条鸡巴依然保持着惊人的坚挺,随手扔下了碎骨锤,大祭司拿起了了一套最大号的裂乳爪套在了艾琳那一对无比惊人的巨乳上。  所谓的裂乳爪其实就像是一对八爪铁鈎,两个一套,每个都是由一个巨大金属球连接八只铁鈎组成一个罩子将艾琳的乳房罩住,艾琳的乳头嵌在金属球上的小孔中,并有一根中空铁管刺入乳孔,同时铁鈎下面的鈎子也鈎在了艾琳那对乳房靠近根部的位置。  做完了这一切大祭司再次挺腰赫然插进了那之前被一根细触手抽插刚刚得到放松的尿道口裏。  一瞬间,那才适应了细触手尺寸的尿道口在这粗大的入侵下,骤然撕裂,一股股尿液混合着血液滴滴答答的溢出来,让嗅到这种气息的大祭司越发狂野的用力拍打着裂乳爪最上面的金属球,而那对裂乳爪则在这种拍打下八根爪子不断地收紧压迫割裂着艾琳的双乳,并且一根根灼热的钢针也从中空的鈎子中探出刺入了艾琳的乳房内。  甚至就连那根穿入艾琳乳孔的细管也随着大祭司的力道不同,不时弹出不同的长度,更有大小不同的刀片探出来在艾琳乳房内部划出不同的角度,对艾琳的乳房进行内部摧毁,让这个金属球另一端的小孔都不断溢出混合着脂肪与碎肉的血液。  「呃……呃……呃……」  嗓子已经彻底沙哑撕裂的艾琳只是在这痛苦与一波波快感中发出一阵阵呻吟,浑身三分之一骨骼已经破碎,身上皮肤看似还算完好内部却近半数都被触手剥离身体的她只是本能的颤抖着扭动着,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在迎合还是在躲避。  而那嗅到艾琳身上血腥味内心的暴虐越发旺盛的人们眼中的淫欲丝毫没有消退,于是折磨还在继续着。  就在大祭司一次次粗鲁的用自己那狰狞的鸡巴肏着艾琳那没有什麽弹性的尿道,一次次撕开尿道刚愈合的伤口甚至将龟头都肏入膀胱时,那条肏入了艾琳直肠的粗大触手已经在不断地颤抖旋转中一点点的穿过了艾琳的直肠进入她的小肠并且仍在努力的向前开阔着,带给她一种另类胀满与刺激。  同时,一条赤红色手臂粗细内部中空的触手也趁虚而入的挤进了她因爲不断地兴奋而不断溢出淫水的淫穴最后穿过她的子宫口,进入她的子宫内然后不紧不慢的抽打摩擦着艾琳的子宫内壁让她本就高涨的欲望再次向上攀升。  「肏……好爽……又要射了……骚屄你真他妈的是个极品……我要玩死你……不……让你活着……一直活着……好爽……」  游戏在距离大祭司第一次射精后足有两个小时以上,大祭司在一次次将艾琳尿道口撕裂后,突然再次发出兴奋地狂吼,那条鸡巴一时间抽插的频率都似乎更快了,伸手在两个裂乳器的圆球上拧了一下,彻底打开了终极摧毁按钮,于是就仿佛回应着大祭司的宣洩一样,一切似乎按下了加速按钮,周围那些围着艾琳的男人更加频繁的将精液射在艾琳身上任何的地方,裂乳器慢慢的收紧着,那个刺入艾琳乳孔的中空管上探出的刀片越来越多转动幅度与频率越来越频繁,那根传入艾琳直肠的触手已经穿过了艾琳的小肠进入胃内却依然缓慢而坚定地继续前进着。  那根肏入艾琳子宫内的中空触手看似没有多余的动作,可是触手后面却又有着不正常的隆起在渐渐地朝着艾琳这边靠近着,似乎有东西在传输过来。  一切就在一瞬间不知道什麽原因宛如进入了倒计时状态。  「5……4……3……2……1……0……」  当倒计时的锺声叩响最后一刻时,在艾琳眼中,在大祭司眼中时间似乎突然停了下来。  而就在着停止的时空内,那条肏着艾琳直肠的触手已经将前端挤出艾琳的嘴一股精液如同喷泉一样从触手最前端喷出,就像是艾琳在喷吐着白浊的精液一样;那深入艾琳肌肤下的触手也完成了将艾琳肌肤彻底剥离身体的步骤,艾琳那看似完好的身体下皮肤与身体已经彻底分开了;触手运输的东西在最后一刻到来前加快了速度,一个堪比婴儿大小的巨型蜂巢形肉瘤硬生生的撕裂了艾琳的子宫,撑开了那之前敲碎了还未愈合的骨盆进入艾琳的子宫内,然后无数宛如微型小蛇一样的触须从蜂巢的小孔中探出来张开带着细密牙齿的口器咬在了艾琳子宫各处。  「啊……」一瞬间反应过来的艾琳那所有的感觉都回归了身体,在这由神赋予的特殊身体支撑下,感受到了十数倍常人能够承受的痛苦,却也因此感受到了十数倍常人无法企及的愉悦,彼此混合沖击下大脑几乎完全失去了意识与理智。  只是在本能支撑下,嗓子早就沙哑又被触手贯穿的艾琳猛的擡着头大张着嘴,纵然无声依然让人宛如听到了那直通灵魂的震天哀嚎,不知道在宣洩着什麽,浑身每一处肌肉都紧紧的崩了起来。  大祭司也在感受到艾琳的这种状况后彻底的无法忍住射精的沖动,一股股精液灌满了艾琳的尿道,然后浑身似乎用尽了力气一样拔出鸡巴瘫倒在了地上。  「撕拉……」  又一声惊人的响声后,艾琳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扭曲,然后就仿佛洩气的皮球一样干瘪了下来。  不,不是干瘪,这一刻赫然是那贯穿了艾琳身体的触手探出无数吸盘媳妇在了艾琳的体内,然后随着向后一拉,将艾琳的身体与那其实已经被剥离的肌肤彻底分开并且将她身体拉入了一个触手怪所在的池塘内,而那个塞入艾琳子宫内的蜂巢形肉球也因爲这个变故被拉离了身体,只是与此同时艾琳的子宫也跟着脱垂了下来,上面布满了一个个小孔宛如一块破布一样。  大祭司长出一口气慢慢坐直了身体,刚才的两次发洩尽管不是极限,但也让他浑身舒畅,暂时不想继续了,可是抓住了艾琳的触手怪却毫无怜惜的紧紧缠绕着艾琳的身体,用那触手肆意的在艾琳每一个洞内穿插着,那兴奋地人群也包围了上去各种刑具毫无章法的施加在了艾琳的身上。                 后记  「艾琳……吾儿。」  在那痛苦升级欲望升级的情况下,艾琳的自愈能力竟然也诡异的大幅提升一时间在那越发激烈的折磨下,艾琳身体的伤势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慢慢的变少,气息慢慢的增强着,就连那被裂乳爪彻底摧毁只剩下干瘪布片的一对豪乳都在慢慢的恢複成原来的胀大柔嫩,然而在着一衆人群与触手怪在用艾琳的身体展开狂欢盛宴时,艾琳却渐渐无法感受痛苦,无法感受愉悦,意识恍惚中似乎身体浸润在温泉中,一个看不清容貌却无比亲切的人影在云雾曚昽中用那似乎只有在婴儿时才能感受到的宠溺低低的呼唤着她。  「吾主……妈妈……」  意识朦胧的艾琳似乎迷茫的问道。  「吾儿……何必迷茫,两个称呼又有什麽区别吗?凡是吾之信徒,必将受吾招抚与垂怜,所有的苦难无非是对你信仰的考验,他们对你的淩虐只是让你看透自己的内心。享受这一切吧,用那些异教徒无助迷茫时歇斯底裏的宣洩,来锤炼你心中的虔诚,来对你那身体与灵魂洗礼,并且在其中感受到你内心最渴望的……愉悦,他们纵然在淩虐你,无非是一群卑微的仆人。」  「享受……愉悦……仆人……」  艾琳在意识中重複着这些词彙,渐渐地一切的感觉再次回归,然而那似乎应该更加强烈的痛苦似乎减弱了太多,反而那无尽的快感不断地升腾着,血红色的双眸望向眼前狰狞的人时,隐隐约约的似乎看到了他们歇斯底裏背后对于这个世界那深深压迫下的惶恐与卑微,苍白的嘴角轻轻的勾勒出一个虽然牵强却分明带着嘲弄与肆意张扬野性的笑容,这一刻一点异样的心境如同星火落在了她的心底深处,当她意识彻底清醒,当那最表层最胆怯的人格恢複后,也许一切都只如一个梦境,梦醒了便化爲了虚无。  可是星火如果不息,纵然在黑暗中谁说不能燃起滔天大火,那一刻这个宛如地狱的黑牢也许便是她涅槃的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