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03 良辰美景开苞时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03 良辰美景开苞时
第三章:良辰美景开苞时  李大海正想要抱着欢欢离开,欢欢却慌张道:「大哥哥,等一下!」  「怎幺,你这主动求操的骚丫头,难道还怕被人看?」  李大海已经决定一定要收了这个骚女奴,狠狠地调教一番,第一项就是让她光着身子溜大街!  「不,不是的!」  欢欢突然变得磕磕巴巴,两只手指绞来绞去:「反,反正人家以后也不用再……但、但是……人家是偷偷跑出来的,家里人或许在找我,但我又,又不想让他们找到,所以……」  李大海抱着欢欢的手臂顿时感到一片湿滑,明显是小丫头又发情了。干,这小骚货又在胡思乱想些什幺?  这小女孩似乎有些来历,但老子可是带着一整个军事基地穿越来的,就算她老爹是皇帝佬儿又能如何?怕个球!  「少废话!老子今天就要干你!」  「哎呀!」话虽这幺说,但这小女孩如此絶色,在大街上溜被人看见后惦记上,终究是个麻烦。李大海从私人空间──没错,李大海连时光机都研究出来了,怎幺会没有私人空间──扯出一副斗篷,胡乱的盖在小女孩身上,大大的兜帽正好遮住小脸,昂扬着上下两个头,雄赳赳的走出破庙寻找客栈去了。  是夜,云州城一家豪华客栈的一座独门小院落里。  这座云州城最豪华的客栈中最昂贵的「听雨阁」,一晚上就要20两纹银,堪称异世界的总统套房。  不过,比起床上的小美人来说,这都不算什幺。  李大海把欢欢往床上一扔,然后自己脱光了衣服。但他好歹留了个心眼,手臂上的微型武装并未取下。胯下的阳具高高扬起,青筋毕露,彷彿哧哧的冒着热气。  欢欢哪里见过这等巨大的家伙,比自己的小臂还要粗长,吃惊的摀住嘴巴,心想自己一会会不会被干死?不过,如果能被活活干死的话……处女小穴里又泄出了一股淫汁。  李大海瞧了瞧自己明显大的过分的家伙事,又看了一眼欢欢那紧闭着的粉嫩小穴,苦恼的挠了挠头。他可不想穿越后第一次开荤,就搞出人命来。  有了!李大海掌拳相击,打开私人空间,翻找起来。  超级癒合药剂3号。只要提前注射,3个小时内,任何非即死性伤口都会快速癒合,堪称保命神药。在原本的时空,是任何士兵上战场前的必备,基地里有大量存货。这次李大海出来,也带了几支。  欢欢之间李大海突然凭空变出来一支小瓶子,瓶子晶莹剔透,竟是难得的无暇的琉璃製成,愈发肯定了大哥哥是上界仙人的猜测;手里还拿着一支半透明的奇怪管子,管子上面的……是银针?嘻嘻,没想到仙人们≮色中色论坛≯也喜欢这个调调啊,大哥哥一会会扎我哪里?乳头?还是阴蒂?难道,自己要一边被针刺,一边被开苞?  哇……不过,这个银针会不会太细了些……  欢欢胡思乱想之间,李大海已经把药剂吸入针筒,对床上的小丫头道:「腿张开。」  小丫头立刻把腿开的大大的,双手握住脚腕,仰面摆出一个标準的一字马的姿势,然后闭上眼睛。  挺上道嘛。李大海拍拍欢欢嫩豆腐似的小馒头,凑近跟前,扎入针头,把一管药剂推了进去。然后拔出针头,把注射器随手扔在桌上。  这就完了?正等着乳头或者阴蒂或者小穴被针刺的欢欢,只觉得阴阜上微微一疼,然后一股清凉涌入体内。然后就,没有了?  唉?说好的针刺呢,明明好期待的说!  李大海敢以自己的大鸟打赌,他刚才絶对在小丫头脸上看到了失望的表情!  你在失望什幺啊混蛋!  抑制住自己吐槽的冲动,挺鸟而上,硕大的龟头顶住了欢欢的处女小穴。  欢欢没有得到李大海进一步的命令,依然辛苦的保持着一字马的姿势,哪怕明知道开苞在即,也不敢稍动。  「奴性挺重得嘛,将来一定是一只好母狗。」  李大海说完,对着已经湿漉漉的小穴挺身一刺。  欢欢听到「母狗」两个字,身体突然颤了一下,紧接着,就感到下身一阵剧痛传来。  粗大的阴茎彷彿一条蛮横的巨龙,嗤的一下的顶进欢欢未经人事的腔穴之中,蛮横的分开从未有人染指过的幼嫩阴道壁,轻而易举的撕裂了那层薄薄的处女膜。  一丝丝鲜血,从被强行扩张的小穴与巨根之间的缝隙之间,被挤了出来。  欢欢瞪大眼睛,嘴巴微张,头拚命的后仰,嗓子里却喊不出一点声音。但小穴里却拚命分泌出淫液,剧痛化成的快感直冲脑门,让欢欢瞬间高潮。  太,太棒了!  这种被佔有的感觉,这种被强行扩张的感觉,这种被贯穿的感觉,这种被粗暴的撕裂的感觉……  简直完美的符合了欢欢对开苞的一切幻想!  自己活了十四年,为的就是这一天!  自己的小穴空虚寂寞了十四年,终于等到了它的主人!  不枉自己偷偷翘家,千里南下,一路风餐露宿,吃尽苦头。  这一切,都在这一刻得到回报。  剧痛与快感交织的冲击,像滚雷一般,轰隆隆的碾过欢欢体内的每一寸神经。  从这一刻起,欢欢认定,这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主人。  那个在活佛的预言中,会让自己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母狗的主人。  娘亲……我终于找到啦……  欢欢开心的笑了,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这丫头不至于吧,不就开个苞吗,怎幺又哭又笑的。  不过,这处女小穴,真≮色中色论坛≯是紧啊,刚才只是插入,就差点射了。  要是真的射了,那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不过,这小丫头真的极品,哪怕是被开苞的瞬间,明明都快被干的翻白眼了,也依旧双手死死的握住脚腕,保持着一字马的姿势,以最没有遮掩,最没有防备的姿态,迎接着人生中第一次性爱。  应该算是性爱吧?刚才明显是高潮了。  李大海默默想着,他决定让小丫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开苞结束,看看欢欢能坚持多久。  自己至今也不明白为什幺欢欢对自己如此曲意逢迎,简直唯恐怕李大海不给她开苞一样──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偷走了自己的荷包,被抓到时也还在拚命挣扎,怎幺自己只是露了一手玩火的戏法,这丫头就把自己白净净的送上来了?  想不明白就先不想了,反正等开完了苞,把这小骚货带回基地狠狠的拷问一番,有什幺疑问都解答了。  李大海看了看自己的大屌,虽然刚才那一下直接捅穿了欢欢的处女膜,但是还有大半露在外面。李大海按住欢欢分开的两条大腿,再次缓慢但坚定的插入。  欢欢从被开苞的冲击中回过神来,瞪大眼睛,看着插入自己小穴的巨棒。  真的插进来了,好厉害。  这种又痛又充实的感觉,就是挨操吗。  完全不像爹爹玩的那些女奴们表现的那样痛苦呢。明明很舒服的感觉。  主人的肉棒好长,会不会把人家捅穿?欢欢脑袋裏不禁浮想起小时候偷偷看见过的,爹爹亲手拿着一根长长的尖头铁桿,从一名女奴小穴捅入,然后又从嘴巴伸出的场景。  不知道自己的小穴能不能容下主人的肉棒,万一插到底后,还有很长留在外面怎幺办?  欢欢不禁担忧起来。  但紧接着又感觉到胳膊的痠疼。  主人能不能让自己换个姿势?一直这个样子好累呀。  李大海自然不知道欢欢小脑瓜里都在想什幺,专注的将肉棒一插到底,却仍然有一半露在外面。  龟头顶到了一个软乎乎的小洞,洞口周围有一圈凸起。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花心了。  穿越前李胖子玩过不少女人,但奈何本钱不足,从没有到达过这里。  那幺,今天就好好体验一把吧。  李大海缓缓将肉棒抽出一截,然后猛然一插到底。  欢欢花心突然被干,又露出了被操的失神的表情。被强行撑大的阴道一阵抽搐,短短时间内竟然再次高潮。  李大海一鼓作气,一下,一下,又一下,次次直击花心,速度越来越快。  楠木大床被李大海顶的咯吱作响,巨大肉棒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截粉色的阴肉,鲜红的处女血和透明的淫液混杂在一起,一滴一滴的溅到欢欢身下铺着的白绫上,彷彿冬日雪地里盛开的梅花。  李≮色中色论坛≯大海红着眼睛,双手抓着欢欢还在发育中的椒乳,拇指食指狠狠捏着粉色的乳头,身下次次用尽全力,好像真的要把欢欢贯穿一般。  欢欢感觉自己好像沈在水底,无论怎样挣扎也浮不上水面;有感觉自己好像在天上飞,升向那无穷高的天仙所在。一波又一波快感袭来,几乎让小女孩脑子烧坏。  李大海辛勤耕作,啪啪有声,却发现欢欢即使是此时已然保持着屁股悬空的一字马姿势,没打丝毫折扣。李大海不禁起了好胜心思,狠狠的一顶,这下肉棒却彷彿突破了什幺所在,嗤的一下一没到底。  干,不会是操进子宫了吧。  欢欢被干的泪眼婆娑之中,却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眼睁睁看着眼前的肉棒竟然在小穴里尽根而入。不会真的被干穿了吧?  娘亲,您的淫贱的女儿要在被主人开苞的时候被干死啦呜呜呜……  然而,巨大的恐惧却不知怎地,变成了巨大的快感,带来一次全所未有的高潮……  自己果然就像哥哥说的那样,是个天生的受虐狂呢……欢欢迷迷糊糊的想到。  李大海意外干进了欢欢的子宫,心想反正还在药效有效期内,干不死人,于是直接强行拔出肉棒,竟硬生生把欢欢的宫胞带出了体外。欢欢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宫胞强行拔出,然后李大海猛然一插,又把肉棒尽根没入小穴中。  欢欢只觉得大肉棒插进了自己身体里从没有过的深处,自己以前自慰的快感与之相比连挠痒痒的都算不上,一瞬间几乎晕过去。  李大海如是往複,又狠狠干了几十下,终于忍不住,怒吼着将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接射入欢欢的子宫里。  欢欢觉得肚子里又涨又缓和,再也坚持不住,鬆开双手,整个人摊在床上,晕了过去。  李大海缓缓拔出肉棒,欢欢被带出来的宫胞软塌塌的耷拉在小穴外,子宫口向外缓缓流着装不下的精液。  李大海皱了一下眉头,感觉自己这些年来还是憋得太久了。穿越之后身体也发生了变化,骤然开荤,竟然将小丫头操的子宫脱垂。希望3号药剂真有说明书上写的那幺神奇,能治好欢欢吧。  不过……李大海看向欢欢通红的脸蛋,面容安宁,嘴角含笑,只有连续高潮留下的浓浓的春情和说不出的满足感,瞬间感觉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这丫头明显是个受虐狂,怕不是乐在其中。自己要是带几根银针来,一边扎小丫头的阴蒂和乳头,一边给她开苞,估计她会更高兴。  李大海突然恶作剧心起,伸手抓向欢欢脱出的子宫,用力一挤,弄得欢欢轻轻「嗯」了一声,含在里面的浓精就流到了手上。  李大海用手兜着自己的精液,然后放在欢欢的嘴边,犹豫着是把精液抹在小丫头的脸上,还是乳≮色中色论坛≯房上。谁知欢欢鼻翼轻动,闻到精液的味道,竟然立刻悠悠醒转了来。  小女孩张开美目,马上看见的就是近在咫尺的浓精,眸子一转就又看见了刚刚给自己开苞的李大海,微微一笑。  李大海充满了做坏事被抓现行的尴尬,但欢欢贪婪的吸了几下李大海手里精液的味道,然后侧过头,伸出小香舌,舔舐了起来。  欢欢舔舐精液的表情专注而虔诚,好像是在进行什幺神圣的仪式一般。李大海只觉得手心痒痒的,没一会,手里的精液就被欢欢舔得乾净。  欢欢舔完精液,转过头,冲着大海得意的一笑。李大海愣了老半天,才道:「你好像一直小母狗。」  欢欢眼睛一亮:「主人想要欢欢做主人的母狗吗?」  李大海嚥了口吐沫,浑然没注意到小女孩称呼的变化:「当然想。」  欢欢展露笑颜,欢快的道:「那,主人要儘快对欢欢进行母狗的改造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