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女奴拍卖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奴拍卖行
 斗气大陆,人人都崇尚修炼斗气,是一个斗者为尊的玄幻世界  在这块大陆上,除了炼药师与炼器师两大公会之外,还存在着无数商会和拍卖行,它们的规模虽有大小类别之分,但大多都建立在人群聚集之地。  可黑龙拍卖行却是一个例外,它一没有众多分行,二不拍卖天材地宝和功法兵器,三是必须通过特殊的途径才能进入,因为其衹活跃于阴暗面下,所以世间知道它的人很少很少,并且其拍卖行为还被正道所唾弃,视之为黑暗势力,无数强者慾要除之而后快,可惜却从未讨伐成功过。  传闻,黑龙拍卖行的主人乃是一名实力极强的斗尊,至于真不真实,就不得而知了。  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黑龙拍卖行便会举行一场隐秘的拍卖会,在此之前,虽然并未通知邀请过任何人,但却依然有各方强者登临,这些强者无一例外均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便是购买自己心仪的女奴。  而黑龙拍卖行,就是一家专门拍卖女奴的黑暗拍卖行,这样另类的拍卖行,整个大陆衹有一个。  林霸,九星斗灵,明面上是雷宗长老,但暗地裏却是一名采花大盗,经常在月黑之夜绑架一些美少妇作为自己的掌上玩物。  秦如渊,七星斗王,人送外号「弒杀魔王」,最喜欢的就是看着修为比自己低的人一点一点的被自己折磨而死去,除此之外还喜欢看着那些貌美如花的女人在自己眼前求饶的表情。  淫老魔,二星斗皇,合欢宗第五代宗主,修得一身邪恶功法,为了提升修为而经常采补一些修为高深的女子。  布涯,二星斗王,天海学府的少府主,仗着自己老爹的威名,经常干一些猥亵女学生的淫事,被其老爹关了无数次禁闭也仍然本性不改。  沅飞,六星斗皇,少时因调戏家主女儿,被革除祖籍,逐出家族,后来偶得邪恶道统,修为大增后向家族报复,最终以家族内所有女人被其姦杀而落幕。  ……  随着一个个实力高深、头戴面纱的强者出示通行证后陆续进场,拍卖会终于要开始了。  此时,坐在天字号包厢内的一名白衣少年正一边享受着侍女的口舌服侍,一边浏览起手上的小册子来,上面显示着这次到来的各路强者的详细信息。  少年名叫龙焱,外号龙少,其清朗俊秀的脸庞上透露着一丝邪气,除了九星斗王和黑龙拍卖行的少主人这两个恐怖身份外,还是一名来自地球的穿越者,作为穿越的福利,他一出生就天赋异稟,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九星斗王的不俗实力,放在外界那绝对是妥妥的妖孽一般的存在,不过由于他的色鬼老爹周游大陆去了,所以现在的黑龙拍卖行是龙焱在背后把持操控,很少有人了解他。  整个包厢内,除了龙焱正在视察拍卖的进度外,还有两位长相一模一样,皆是倾国倾城的绝色女子,一个正站在龙焱的背后替他揉捏按摩,一个正将头埋在龙焱的双腿之间,吞吐吸允着什麽。  「燕儿,妳说妳和秀儿都是同一个爹娘生出来的,可咋就妳这麽贪吃呢?是不是本公子昨晚没喂饱妳的小香嘴啊?嗯?」小册子看到一半,龙焱突然伸出一衹手,摸了摸埋在自己双腿间名叫燕儿的小脑袋,引的后者停顿了下来。  「唔~ 公子~ 妳欺负燕儿~ 昨晚~ 萌萌(明明)是~ 秀儿她~ 她吃的最多~人家~ 唔~ 人家衹是想~ 补回来而已嘛~ 况且~ 谁让~ 唔~ 公子下面那麽好次(吃)~ 燕儿~ 唔(无)时唔刻~ 都想吃~ 唔~ 秀儿~ 她肯定~ 也是这麽想的。」因为嘴裏含着阳物不捨得吐出来,燕儿即使说话断断续续,口齿不清,也依然贫嘴。  这就惹得龙焱身后,那位唤作秀儿的少女一阵嗔怪,心中暗下决定晚上一定要好好作弄作弄燕儿,那害羞的反应,任何人见了都会陶醉其中,便是龙焱也被吸引住,一个反手就将害羞中的秀儿扯入怀中。  「我的秀儿最乖了,让本公子再好好疼爱秀儿吧。」  「啊,不要。」龙焱的一双鹹猪手摸进了秀儿的衣内,接触到一片柔软光滑的让龙焱爱不释手的纯白肌肤上,随后,秀儿的呻吟声也逐渐响彻在整个包厢内。  与此同时,在被斗气所隔绝的包厢外,却是另外一副场景。  这次派出进行拍卖主持的,是一个长的牙尖嘴利的胖子,这名胖子虽然修为不高,但人很会说话,经常拍龙焱的马屁,在种下防止叛逃的约束禁制后,便是认命他来主持了。  「今日,感谢各位大人赏脸,不辞万裏前来参与此次的拍卖会,废话不多说,下面将会由我朱小小来主持,不过友情提示一句,最后会有极品女奴拍卖哟。」站在台上的胖子有条不紊的说道,随之,一名浑身赤裸的侍女牵着一位用金链金圈锁住的幼龄少女从帷幕后面走了出来,一出场便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少女双手和脖子被锁环扣住,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上有冰晶闪烁,至于身上,衹着一件薄薄的白短裙,将那幼嫩的身材和如藕般的肌肤全部衬显出来,由于从小就被捉来接受调教,所以这位少女在被拍卖时并没有露出一丝慌乱。  「好了,下面亮相的是将要拍卖的第一位女奴,原名水冰柔,13岁,一星斗师,出生在水仙岛上一户凡人家裏,天生带有十分之一纯度的玄冰灵体,导致其身体以及周围的空气一直都是维持在冰度之下。」  「试想一下,假如妳误入炎热至极的险地或者是洞天福地,而身上又没带避暑丹怎麽办?这时倘若妳随身带着这名女奴,便可以时刻享受女奴身上天生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冷气,热的时候就抱着她冰冷的身子,上火的时候还可以去去火,路上岂不是美哉,对于修炼冰属性的斗者来说,和她双修说不定对修炼会有所裨益哦,怎麽样,有人心动吗?」  胖子一边介绍女奴的身世,一边用极具诱惑的言语引诱在场的众多买家出手。  果然,如龙焱预料般,大多数包厢内都传出了吞咽口水的声音,纷纷参与了竞价,对于这名身子长的小巧玲珑的幼奴,原本龙焱也是打算当做玩具养在自己身边的,可是因其灵体的纯度太低,就放弃了。  像燕儿和秀儿这一对双胞胎,天生就拥有完美纯度的高阶灵体,还未开智就被色鬼老爹捉来送给了龙焱作为修炼路上的本命鼎炉,借以双修来提升他的体质和斗气。  一番竞争之后,最终被布涯这位纨绔子弟以一百万源石得手,其中的利润,大多都会落入龙焱的口袋裏。(源石,可以用来修炼的另外一种交易货币)  「恭喜这位爷得到一位女奴,接下来有请2号女奴登场,顺便提一句,喜欢熟妇的各位可要抓紧下手,今晚拍卖的就衹有两位哦。」  胖子略做期待的说道,拍了拍手,又是一位浑身赤裸的侍女领着一位外表极具魅惑之意的熟妇走了出来。  除了胸部的规模异常雄伟外,女奴的头顶上还长着一对毛茸茸的尖耳朵,最令人在意的,还是女奴背后的两条微微摆动的长尾巴,很明显,她是一位由灵兽化形而来的兽人,而化形的前提条件,便是达到王级。  「大家估计都知道,在几年前,黑龙拍卖行曾拍卖过一衹成年的四尾妖狐,轰动一时,而这次拍卖的,虽然衹是一衹成年的双尾妖狐,但胜在稀少罕见,再加上其血脉拥有的魅惑传承,所以底价为一百万源晶,欢迎大家竞拍。」胖子高声说道,引的大家都窃窃私语起来,看来众人的兴趣很高。  最终,是一位使用长刀的刀客用五百源石成功拍卖下了2号女奴。  天字号包厢内,龙焱卧躺在用清火狮的柔软皮毛做成的躺椅上,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知是对此次的拍卖会感到满意呢,还是对身上正上下起伏的秀儿的服侍感到满意,于是下体不由自主的运用斗气加快挺动起来,至于燕儿,则是被秀儿骗到了一旁,正咬牙切齿的盯着两人的交簧场面,一衹手忍不住自渎起来。  场外拍卖大厅,随着一位又一位女奴走上前台然后再被顾客领去,总共拍卖出去了八位女奴,除开一位虽然修为高但外表丑的遭流拍的女奴,收获可谓不小。  而最后一位女奴,也将作为压轴登场。  「各位大爷,这前八位拍卖出去的女奴中,有体质特殊的幼童,有摸起来毛茸茸的兽女,有专用来提升修为的上好鼎炉,有精通各种奇淫之技的熟妇等等,个个都是极品,而这最后一位,同样是极品中的上上乘,不过不同的是最后一位有些特殊,相信大家都很好奇究竟哪裏不同,下面将由我来解释。」  等最后一位压轴女奴进来之后,那位女奴在修为封印之下依旧想要反抗,一双眼睛直直的瞪着在场的所有人。  但胖子可不管女奴的心情,他按照自家公子的吩咐,一把撕碎了女奴的最后一件衣服,随后也是被其特殊的体质惊的差点流出口水,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不过这也不怪他,相信在场的各位没有不被其身体散发出的那股气息所吸引的,回过神来了之后,胖子立马发挥了他的本职。  「数百年前,中州曾出现过一位号称斗圣之下皆无敌的虎尊,可惜却在一场战役中被八位同境界的斗尊围困而死,导致其身后的何家沦落成如今的不入流势力,而这位名叫何欣儿的女奴,便是何家之后,身上依然流淌着稀薄的斗尊血脉,而就在前几月,这位女奴在打扫祖籍时,意外融合了一滴虎尊亲手封印在祠堂内的精血,差点因此爆体而亡,不过也因祸得福,那一滴精血让她的境界连升了两个层次,谁得到她,就相当于得到了那滴斗尊精血,拿来炼药的话,效果堪比六转丹药。」  「不过在我们的调查下,还发现了一件趣事,寻常的女人都衹有一个肉穴,但这位女奴,竟然多长了一个肉穴,就连生殖器也生出一对,这可真是奇事,所以才将她作为了最后的压轴女奴。」  胖子说完后,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女奴的第二个肉穴,就长在肚脐眼的位置,样貌格外的诱人。  好的商品,价格也是涨的飞快,最终成交价定格在一千两百五十万源石。  至此,这次的拍卖会顺利的告一段落,众人皆是满载而归,想等到下次召开,还需等待一年的时间才行。  当然,龙焱的手中也并不是衹有这些极品女奴,衹不过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调教而已,至于那些低等的女奴,拍卖场内多的是,一般都是整体打包给了买主。  像龙焱自己,也留了一些极品的女奴在身边,方便自己无趣时玩弄她们来打发时间,甚至,龙焱还专门找老爹替他炼制了一套用于保命的护身傀儡,这些傀儡总共有99个,皆是用完好无损的处子之身也就是那些女奴炼制而成,在这些年龙焱不断用海量资源的祭炼下,每个傀儡的境界都达到了一星斗王之境,再加上一套合击阵法,即使是斗皇也要避其锋芒。  当下,将两个丫头折腾的爬不起来后,龙焱便一挥手,两个丫头立马化作人偶般大小,接着嗖的一声,径直飞进了龙焱的丹田之内,在裏面安静的休息起来,这种将鼎炉收进丹田内的法门,还是他爹传给他的,衹有建立了灵契和播下子母种子后的本命鼎炉,才能实现这种神奇的手段。  龙焱又是挥了挥手,其手上的空间戒指闪烁了一下,接着便出现一位娇小可爱的少女,衹是少女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完全是由龙焱操纵,很显然,这是一具用少女的身体炼制而成的傀儡,灵智早就被炼化了。  「主人,有何吩咐。」少女弯腰说道。  「帮我沐浴更衣,待会我还要去一趟牢域。」  「是。」  黑龙拍卖行每年都会拍卖出去10位极品女奴和无数低等女奴,而这些女奴无一例外,全都来自于外界,有的是一介凡人,是从凡人村庄内拐回来的,有的是一方领主的亲人,是趁其外出时绑回来的,有的是实力低微的斗者,为了在短时间内修为得到晋升而出卖自己身体的……种种情况皆有,其下场,不是被拍卖出去了,就是被关押在牢域之中,日日夜夜遭受下人的折磨。  189号牢房内,一名女子正低头哭泣着,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令她身形一顿,目光复杂的看向门外,来者正是沐浴后的龙焱。  慕容雪,23岁,父亲是一名三星斗皇,因为继承了父亲的天赋,慕容雪的修行也是同样的出众,除此之外,还是阴时阴历阴日所生,一般这种时间出生的女子,在世间数量极少,经常被邪恶之人抓来当做祭品、药引又或者是鼎炉之类的消耗品,而龙焱也需要这种女子。  不过不同的是,龙焱并不是要杀死她,也不是想卖给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而是这种女子的元阴对他的修行有好处。  龙焱所修炼的,乃是一篇玄妙的神级功法,名叫《合欢功》,和一般的淫邪功法不同,其内容又分双修、采补和夺阴之法。  其中,双修的前提条件便是要拥有本命鼎炉,如燕儿和秀儿,每当他们双修时,双方的实力都会有所精进,是效率最高的方法。  和双修相比,采补的条件最简单,衹要是实力比龙焱低的女子都可以采补,但效率却大打折扣。  至于最后一种夺阴之法,要求最高,夺阴的对象必须是阴时阴历阴日出生的才行,这也就导致了这种方式的难度大大提升,龙焱至今总共也就遇到四五个而已,都是在被卡在某一境界时才会去夺阴。  如今,他距离突破斗皇也衹差最后一点屏障了,慕容雪,对他很重要,所以才会选在这个时候前来。  一进门,龙焱便看到正在哭泣的慕容雪,这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慾望。  「妳,妳想干嘛,我告诉妳,赶紧将我放了,我爹可是斗皇。」由于修为被封印,慕容雪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从娇滴滴的大小姐变为阶下囚的事实,底气不足的呵道。  龙焱坏笑似的看了看慕容雪,在其恐惧的眼神下,猛地一把将其按在了床上。  「不要,不要,求求妳放了我吧。」明白龙焱的目的后,慕容雪更加慌乱了,连忙手脚并用,使劲的想要挣开束缚,可惜她衹能发挥出身体经过斗气淬炼后的力量,却无法动用斗气,小粉拳打在龙焱身上,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小妞,到了本公子的手裏,还跑得了吗。」  在龙焱的眼裏,所有的女人都是玩物,慕容雪也不例外,他一边坐在慕容雪的肚子上,一边用左手按着她的脖子,而右手则是从她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  这名少女的本钱还算不错,一对柔软的乳房堪称一绝,其上脂肪均匀,摸起来弹性十足,隔着衣服还散发出淡淡的乳香,和腹部一样不多一丝赘肉,但与钟天地之灵秀的燕儿和秀儿相比却又差了一截,没办法,谁让燕儿和秀儿是吃着龙焱的牛奶长大的,所以两人的胸部发育的异常完美。  「唔,唔,不要,不要……」  感受到自己的胸器正被人玩弄着,慕容雪再怎麽咬牙也于事无补,一行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哭什麽,待会有的妳爽的呢。」  龙焱将手收了回来,拍了拍慕容雪的脸蛋笑道,衹是这笑容在慕容雪看来是如此的邪恶,慕容雪已经预料到龙焱接下来会干什麽了,果然,在其用哀求的注视下,龙焱毫不怜惜的一把撕碎了她的衣服,令她大脑陷入了呆滞中。  稀稀落落的碎布条从空中飘到了床上,顿时一具闪着白色光晕的成熟肉体出现在龙焱的眼前,带着大小姐的气质,上身穿着一个浅紫色的肚兜,下面则是一个白黄相间的亵裤,将女子充满色慾的私密之处包裹住。  剩下来的,藕臂细长粉嫩,肌肤通体一色,双腿白皙匀称,完整不漏的呈现在龙焱眼前,就像是食物一般,等待着主人品尝。  龙焱御女无数,各种各样的性技巧都会,为了更加快速的夺取元阴,他一边用嘴去含住慕容雪的粉红乳头,一边用右手去抚慰她的肉贝,打算以上下齐手的方式让她放鬆下来,好让她进入高潮之境,那时微弱的元阴之力便会渗漏出来。  在龙焱逐渐展开的攻势下,未尝人事的慕容雪很快就露出破绽,虽然嘴裏一直在说不要,但身体已经有了诚实的反应,嘴中和花蕊都流出了香香的液体。  是时候了。  龙焱夺取元阴并不需要考虑对象是否愿意,他可以直接蛮横的插进去夺取,但这样的方式会导致对象有性命之忧,所以龙焱不愿那样,每次采补夺阴时都是先抚慰一下对象,让其进入状态。  随着龙焱利用斗气将自己的衣服震碎,下身犹如一头巨龙苏醒过来,外表狰狞,硕大无比,直挺挺的正对着慕容雪湿润的穴口。  「这,这麽大,会插坏的,大不了我不让我爹杀妳了,妳,妳还是放过我吧……」慕容雪见龙焱的阴茎完全超过了自己身体所能容纳的大小,立马害怕起来,一双手赶紧将自己的私密之处给捂了起来。  「妳们女人不都是喜欢男人的本钱越大越好吗?放心吧,待会我会让妳体验女人的乐趣的。」  龙焱用阴茎在慕容雪的肚脐上调戏了她一会儿,一路往下,最后龟头停留在一条缝隙之间,然后,不顾慕容雪的阻挡,两衹手抓紧她的腰部,猛地插了进去,在强劲的力道下,龟头连连突破障碍,先是戳破了一道处女膜,紧接着又一路之上,顶开了子宫口,深深的嵌入在了裏面。  随着慕容雪的处子之身被破,元阴也渐渐维係不住,溃散开来,一股嫣红的血液连带着些许元阴之力从双腿间流了出来。  见状,龙焱心中默唸口诀,随之下身与慕容雪子宫接触的地方仿佛化作了一个能量漩涡,狂暴的吸食元阴之力,那些流出来的落红沾染上龙焱的阳根之后,立马被吸收炼化,变成了纯粹的能量,和斗气融合在了一起,慢慢的膨胀起来。  有了初步的见效后,龙焱顿时开始有规律的挺动腰躯,和功法运转的速度相吻合。这就可怜了慕容雪,前一刻还在为那根棒子将她的小穴插穿了,捅的肉壁都裂了口子,而感到剧痛无比,下一刻还未缓过来呢,就又因为巨物在体内的摩擦而痛晕了过去,浑然不知自己的元阴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夺取着。  越到后面,龙焱的修炼越是关键,他必须要一边吸收元阴,一边试图突破关卡上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在吸收完元阴之前还不行的话,那他就前功尽弃了,所以他万万马虎不得,不管是抽插时得力道又或者是对慕容雪身体的掌控都很用心,尽管一开始慕容雪的阴道很是排斥异物,但在龙焱的按摩抚慰之下,也渐渐的适应了异物的大小,开始有所回应,可惜这一切慕容雪都感应不到了。  不过,慕容雪身体依旧本能的回馈着,越是快要高潮时刻,她身体内的元阴也越是流失的厉害,也就越有利于龙焱的夺取。  不一会儿,在龙焱的辛苦耕耘下,慕容雪哼哧哼哧的很快发出了舒服的声音,龙焱能感觉到,她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  在龙焱精準的预计中,最后一下又是直插进子宫内,刺激的慕容雪身体一颤一颤的,快感积蓄到顶点,立马泄了出来。  一大股元阴之力,顺着尿液滴在床铺上,龙焱也是加快吸食起来,来者统统不放过。  越来越多的能量被提取然后汇入斗气之海,龙焱越发的感觉到斗皇之境离自己所差的就那麽一点点,当下不放过一分一秒的又重新开始了节奏,最终在慕容雪第五次高潮时,龙焱的身体内发出一阵噼裏啪啦的声音,他,终于成功了。  斗气之力全部得到了转化和淬炼,而慕容雪也因为龙焱的大肆吸收,体内的元阴之力衹剩最后一点,这点刚好能让她保命。  吩咐下人收拾收拾,龙焱浑身气爽的离开了189号牢房,随后又来到一间特殊的卧室,这间卧室内并没有大人居住,反倒是一对活泼可爱的女童在裏面玩闹,一看龙焱出现,两个女童皆是脆生生的感到:「爹」  没错,她们正是龙焱的女儿,不过不是亲生的,当年龙焱外出时意外遇到了一场惨案,本打算当个看客的他,却看出这两个女娃娃拥有过人的体质和天赋,便顺手收了她们,认其做女儿,当然龙焱可不是什麽好人,等她们长大之后,肯定是要收做本命鼎炉的。  「爹,妳又来给我们好吃的了吗?」  「对呀,顺便看看妳们修炼的怎麽样了。」  龙焱一边抱着两个女儿,一边解开了腰带,露出一根大棒子。  「咯,好吃的来了,快吃吧。」  「好呀,好呀,爹爹真好,每天都给我们好吃的呢。」到了床上之后,两个女儿立刻围了上来,张开小嘴开始了吸允,仿佛嘴裏含的是无上丹药一般。  等喂饱了两个女儿,龙焱将燕儿和秀儿放了出来,这时她们俩都已经醒了,正好可以一人照顾一个,而龙焱,则是前往了主殿,毕竟拍卖行内的诸多事宜,还需要他来主持。